殷成章,男,汉族,本县三星镇海滨村人,19153月出生,194010月参加革命,1942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先后在苏中区南通地区专员公署财经处、华中银行工作,曾任苏南行署秘书,华东大区财政部税务总局会计处、华东大区财政部预算处处长,中央财政部预算司常务副司长,贵州省财办副主任、党组副书记。19791月任轻工部财务司副司长。19828月至19839月任中国烟草总公司副经理。198312月离职休养。20088月因病去世。

           

          终身奋不斗息的殷承章

                                                          柴焘熊

                    矢志抗日驱赶豺狼
  19153月,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在崇明岛西部三光镇的一个普通家庭里,殷成章出生了。这里的农户普遍贫困。由于受县城里几大老鸦(崇明人旧时对于大地主的称呼)的盘剥家境大都贫寒。殷成章的父母对于自己的孩子寄予着厚望,挤出钱来供他上学。幼时的他十分聪明好学,在校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小学毕业后,因为家里再也无力供他上学,于是只能辍学在家干农活。
  1938的春天,日本鬼子从上海出兵,占领了崇明岛。殷成章目睹了日军在岛上的一系列暴行:那被飞机扔下的炸弹炸毁了房屋,那成为一片焦土的田地,那被无辜打伤打死伤的平民,那被强暴奸淫的妇女······面对着陷入巨大灾难的家乡,殷成章感到在崇明再也呆不下去了,为了避难,殷成章跑到了离家不远的上海。

    此时的上海,也根本不得安宁。情况稍好一点的英法租界,中国的平民百姓外国不让进。流浪了几日,无奈之下,殷成章只能在公共租界的难民所留宿住的地方有了,还得谋生。为了生计,殷成章东找西找,在一家出版连环画的公司到了一份差事,为连环画编写文字脚本,以便挣钱糊口。谁知未久,日本鬼子又出兵占领了租界。
  在多次亲眼目睹了日军犯下的滔天罪行,殷成章再也按捺不下心中的怒火。他知道,要想做一个不任人宰割的中国人,就应该站起来和日本帝国主义作坚决的斗争,把他们赶出中国去。他决心从军报国,寻找抗日救国的军队,赶赴前线几经打探,殷承章知道在苏北地区,有着一支真正抗日救国的军队——新四军。于是,历尽千辛万苦,他从上海辗转来到苏北,于194010月正式加入新四军,走上了革命道路。

    参军后,殷成章被编入新四军四分区,到苏中如东县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参加革命后,因为他有文化、会算账,被组织任命为会计,掌管“财政大权”,负责后勤保障工作。苏北是有名的鱼米之乡,比较富裕。新四军舍命打鬼子的英勇行径,得到当地老百姓的拥护,老百姓愿意交粮、纳税支援抗日。部队在地方上筹集到很多税款,为了便于流通,就把钱换成了金条。但那时候敌人封锁得特别严,有金条也很难买到给养物资。殷成章就想尽办法,利用自己在上海结下的人脉关系,积极与爱国商人联系,秘密地建立了一条地下交通线,通过他们采购部队急需的物资。

   19411942日本帝国主义实行“以华制华”、“以战养战”的战略方针,纠集日伪军15000余人,对南通、海门、启东、如皋等地开展残酷的“清乡”。日军先后组织了几次大规模的围剿,妄图把苏中抗日根据地扼杀在摇篮中。敌人占有人数、装备上的优势,为了以弱胜强,新四军采取逐步分化瓦解敌人的战略,先干掉日军的爪牙——伪军,再巧妙地运用游击战、运动战、伏击战同敌人周旋。那时候,部队几乎是天天打仗,每天都有伤亡。有几次,殷成章和战友们在睡梦中听见枪声,刚爬起来,就有战友被敌人的子弹击中,倒在了血泊之中。当地的老百姓非常爱戴新四军。乡亲们不但冒着生命危险帮助他们躲避敌人的搜捕,还为他们提供食物和安全的住所,并帮助照料伤员,使他们在严酷的形势下保存了有生力量。殷成章后来曾经这样说过有时候遭到鬼子的袭击,跑到老百姓家里,他们就把我们藏起来。在老百姓家里跟在自己家里一样,他们吃啥,我们吃啥,晚上有时还睡在老百姓家里。 那时仍然负责财务工作的殷承章,面对敌人拉网式的扫荡,为了保护好部队的钱款,他和战友们常常白天坐上渔船出海,因为海上没有敌寇,就在海浪中颠簸一整天,晚上再回到岸上,利用夜色作掩护,把钱款转移到安全的地方。1943年以后,在抗日部队的英勇奋战下,形势逐渐好转殷成章所在的新四军四分区通过几次战斗,打出了赫赫威名,日军一听说他们部队的名字就胆战心惊。

   在党的七大召开前夕,殷成章通过爱国商人购买了大量的布匹、纸张、药品、军械等物资,派人冲破敌占区的重重封锁,将前方急需物资平安护送到了革命圣地延安,为党的七大胜利召开作出了贡献。

          勤恳工作一辈子 

    全国解放后,殷承章时刻牢记党的教导,服从组织安排,在多个岗位上辗转工作。他苏南行署任过秘书,又在华东大区财政部税务总局会计处任职,并先后担任过华东大区财政部预算处处长,中央财政部常务副司长,贵州省财办副主任、党组副书记。文革后,19791月任轻工部财务司副司长。19828月至19839月任中国烟草总公司副经理,直至离休。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1981年,国务院为了扭转当时烟草行业盲目发展的局面,决定设立国家烟草专卖局,对烟草专卖进行全面的行政管理;设立中国烟草总公司,统一领导、全面经营管理烟草行业的产供销、人财物、内外贸业务。但是,在总公司成立之初,由于各地小烟厂盲目发展,因此地方上的烟草公司组建缓慢总公司虽然成立了,但它仅只是轻工业部下属的一个单位再加上当时没有一个相关的经济法规,因此开展工作相当艰难。作为其时的烟草总公司副总经理,殷承章带队到安徽等地调研,并和当地政府积极磋商,达成协议,有力地推动了国家对烟草产业实行全面的垄断经营,为全国专卖体系的形成作出了贡献。

   离休后,殷成章仍一如既往地关心烟草行业的工作。 2007年3月20日在全国烟草系统纪检监察工作会议上,时任局长姜成康在讲到领导干部如何正确对待个人名利、地位问题时,特意宣读了已离休的殷成章写给国家局党组的一封拜年信,这封简短而又饱含真情实感的信,引起了与会代表的强烈共鸣。在信中他写道:新春伊始,万象更新!值此辞旧迎新的美好时刻,我向你们拜年,祝领导工作顺利、事业兴旺、身体健康、幸福美好。在过去的一年里,全行业实现工商税利比去年又有所增加,为国家财政积累、满足消费,作出了新的贡献,我十分惊喜。在新的一年里,希望领导带领广大员工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不断开创烟草行业改革和发展的新局面,烟草行业业绩更上一层楼。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年龄划分,我92岁,是长寿老人。我之所以成为长寿老人,与国家局党组及领导的关爱和老干办领导及全体同志的关心照顾是分不开的,我衷心地感谢你们!我知足常乐,知足就是幸福,我能愉快地安度晚年,请领导放心。

  读完这封信后,姜局长满怀深情地说:每个领导干部在对待名利、地位的问题上,一定要有正确的态度、良好的心态,真正把事业当成一种追求。要从老同志、老领导身上努力去吸取这种优良作风,努力做到知足常乐、奋进有为。

    2008年,已经病重卧床的殷承章,在得知汶川大地震的消息后,第三天就托一名工作人员来到国家局离退休干部办公室了一封信和1000元现金。93岁高龄的殷老在信中写到:得知汶川发生特大地震,当地人民的生命和财产蒙受了巨大损失,我非常难过,现将1000元现金送到离退办,请你们通过有关渠道把我这点心意带给灾区群众!” 据这位工作人员说,殷老是在病床上噙着泪花将钱和信交到他手里的

    殷成章的夫人也是一位抗战老战士,他们是一对典型的革命夫妻。
  老伴名叫石建1945年5月,刚满18岁的她也参加了新四军。参加革命之后,先到武工队,后到宣传队,又到抗大九分校学习财务。那时候,在抗大,殷成章是石建的教官。毕业后石建被分配到四分区财务科,殷成章又成她的顶头上司。在工作、学习中,殷成章对石建悉心指导。石建在革命队伍中成长进步得很快。两人的爱情之花也慢慢发芽开花。多年革命胜利后,石建谈起当年因何爱上殷承章时,仍然十分动情地说:喜欢殷成章是因为他忠诚可靠。部队行军打仗时,他把首长让自己保管的金条全部包在腰间,用生命去保护。金条在他手上从来没丢过一根。首长说,金条放在殷成章那里,大伙儿都放心。她还说,爱慕殷成章还因为他机智聪明。多年他在负责后勤工作的时,还是一名情报员,和打入敌人内部的地下党单线联系,负责情报的接收工作。因为他的出色工作,敌伪军的好几次清乡行动都被新四军瓦解了。

   200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殷承章石建夫妇双双获得了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

 

2021年01月25日

乡村振兴战略下群众文艺创作的使命与担当
文旅融合:试谈全域生态旅游从实景情境体验式戏剧入手 ——以崇明为例

上一篇

下一篇

终身奋不斗息的殷承章

添加时间:

群文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