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发,崇明县城西施翘河人,具体生卒年无考,据推约为咸丰年间人,终身以撑船为业。其力大无比,为乡邻所瞩目。曾在苏州城的金阊门外码头,以武力惩治了那些欺行霸市、横行水上的歹徒,确保了当年崇明土布在那里的正当销售

 

名震苏州的大力士马发

柴焘熊

 

                   一个崇明民间的大力士

在我们中国,一提起大力士,人们总会举出项羽、李元霸、鲁智深等人,他们那力拔山河气盖世的形象,早已通过相应的文字记载深入人心。其实,在我们崇明,早年也曾出过一些力大如山的人,只不过没有广为宣传,才湮没在如烟的往事中。如明代嘉靖年间,在崇明上沙有一个叫邬友仁的人,一次在抗倭在名将俞大猷操演队伍时,当场手使40多斤重的槊,寒风索索,豪光阵阵,周围几丈之内无人敢近。,惹得众人连连喝彩。俞大猷见他本领高强,欲将其留下重用,但他却因为自由惯了,受不了军队的严格管辖,甘愿不要军中的一官半职,向俞大猷面而辞去。再如清代乾隆年间,崇明县城百胜门外,有一个王某。他天天进城卖柴,因挑担赶路发热出汗,进城以后,总爱把衣服脱下来,然后搬动苏松镇总兵府辕门外的大石头狮子,把它们藏在下面。后来,消息传到了当时的总兵马全的耳朵里。他叫来王某面谈,询问到底有多大力气。那王某也不作回答,只是轻易地抱着衙门口的几百斤重的石狮子,把它们相互的位置作了一个互换。,惊得马全合不拢嘴。

这里,向大家介绍的是清代年间的一个大力士:马发,其事迹见黄清宪所著的《半弓居。文集》。黄清宪是崇明清末的一个贡生,曾参与清光绪《崇明县志》的编纂,是一位方志专家“半弓居”他家祖传的书斋名,后又被用作他自己著作汇总的书名。该书稿收录了他所作的序、跋、议、记、书信、人物小传、墓志、祭文、日记等, 清代咸丰、同治、光绪间的历史大事件均有涉及, 对于了解此一历史阶段内的崇明及苏南、浙北各地的人、事、物等有着一定的查考、参证价值。

《半弓居。文集》中,黄清宪说马发从祖上起就一直居住在县城西边的施翘河港口边,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崇明人。由于在文章中黄清宪未明确交代马发详细的生卒年月,我们只能根据苏州崇明码头的成型时间,大致推出其为咸丰年间人。因为和黄清宪身处同一时代,所以《半弓居文集》关于马发的记载应该是真实可信的。马发生来家庭贫困,祖祖辈辈一直以替船家撑船为生。撑船要用竹篙,马发力大无比,二丈多的竹篙在他手中操弄起来,宛如小孩在手上耍芦苇杆。船舶进港,只要他轻轻点上几篙,就能稳稳妥妥停靠在码头。船舶离港,只要他左右撑上几篙,就能如箭离弦。以前,只要一到渔汛季节,施翘河港口里就天天会停满满载水产品的渔船。一些渔霸和牙行的老板仗着势力互相勾结,,常常欺行霸市,千方百计以压低鱼货的收购价,盘剥渔民。一次,他们以鱼虾不新鲜为由,强行逼迫一位船家低价交易时,真巧马发路过。只见他一声也不吭,拿起一根小碗口粗的扛捧,往膝盖上一撴,那扛捧顿作两段。马发把它们往地上一丢,对渔霸说道,价钱多少,你们看着办吧。说毕,就扬长而去。渔霸见状,又跟周边的人一打听,只好乖乖的以公平的价格来作交易。从此,大力士马发的名声传了开来,受压榨的渔民只要一说“请马发来评评理”,那些家伙就会乖乖地放弃压榨手段,以公正的价格买卖水产品。也因此,在施翘河港口的船工和老大中间,马发成了有很高声誉的人。大家只要一提起马发,都知道是个为人正直的大力士。要说这马发虽然力气大,但是他平时和自己的乡邻相处时,却从不以力大凌人,遇到与邻里纠葛时,倒是一副怕事的样子,尽力和谐解决。因此在当时的崇明,他力气之大还未被远一点地方的人所认识。

施翘河港口边上有一个天后宫,香火一直比较旺盛。当地的渔民、船民有事没事常喜欢到庙里转转,拜望拜望妈祖娘娘,祈求她能够保佑渔家平安。这一天,马发歇息在家,闲来无事,便抱着自己未满周岁的孩子到天妃宫来游玩。庙里管理香火的人本来跟他熟悉,见面时会时不时地开开玩笑。今天见他抱着小孩前来,打过招呼后说,马发,人们都讲你力气大挺有名气,能不能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把我们这庙里的大铁鼎给拿起来。众所周知,寺庙的大殿前广场上都置有焚香用的大鼎。这天后宫也不例外。马发一瞧,在心中暗暗估量了一下,那铁鼎少说有七八百斤重。但他觉得这对于自己来说是小事一桩。于是,就一口答应下来。他卷了卷衣袖,走上前去,用自己的左手挟持着孩子,右手拎起铁鼎上口的一只耳朵,一声大喝,其神态就像玩弄一只篮子似的,将它拎了起来。马发先是提着它从殿前广场上走到大殿内,再绕着妈祖娘娘的神座转了三圈,然后慢慢走出大殿,最后回到场上原处,把铁鼎稳稳放下。此时的他,面孔一点也不改色,气韵依然。左臂的孩子,也若无其事地瞪大着好奇的眼睛。庙祝见了惊得连连赞叹,称他确实是名不虚传的大力士。

   

苏州金阊门外的崇明码头因他得名

清代后期年间的崇明,盛产土布。每天常有许多船只把满载的布匹运往江南一带销售,苏州是首选之地。那时苏州城金阊门外的水陆码头,是全城最为繁华的货物集散地,帆樯林立,天天停满了船只。由于船只从苏南苏北各处驶来,船民常为停泊之事发生吵骂争执。崇明运载土布的船只也都停靠在那里。一些外地船家见到崇明的船比较小,就常常欺侮他们。生性胆小怕事的船民只好任人摆布。这一天,马发所撑的船只到了码头,刚刚系缆停靠下来,就又有一艘大船驶来。那船因为找不到抛锚停靠的地方,船老大仗着自己的船只高大,就喝令马发的船快快滚开,给自己腾出位置。马发当然不会理睬他,说是万事总得有个先后,自己的船先来到,哪有让慢来之船的道理?对方那个船老大听了,不由怒上心头,自己对于崇明人一向说一不二,哪有胆敢不听之理?他立即挥拳向马发打来。同船上的其他人也一起举拳相向。马发毫无畏惧,一一招架。斗打之下,大船上的那些人竟奈何不了他,这个被打得牙齿出血,那个被打得脸上淤青,无奈只好愤愤地离去。船老大当然心有不甘,第二天一早,带领了和他一起的近百个人,拿着打架的家伙来找马发,准备报仇,以解昨日的之恨。其时马发正坐在茶馆里喝茶,见他们一大帮人像马蜂似的,气势汹汹地赶来,便做好了应战准备。马发解下了围在身上的披肩布,拿在手中,一言不发地等他们上来。这种披肩布呈蓝色,用崇明土布制成。它宽约一尺半左右,长约一托,很是厚实。早先船工和脚力,平时把它围在腰间,以作擦汗之用;休息时把它摊在船的平基(船仓板)上,以作铺垫;卸货驮物时,用它披在肩背上,一来可客防止磨损衣服,二来在驮物时可用拿整块布借力。那干人手持器械扑过来时,马发紧紧抓住披肩布的一头,狠命把整块布扫将过去。披肩布在马发的挥击下,势大力沉,这些人所持的器械全部被击落在地。船老大带来的人只好用手乱抓乱打。马发腾挪跳跃,东击西打,众人根本不能接近他的身体。马发只是招架应付,而绝不伤及他们的身体。无奈之下,这帮人又羞又愧,只好狼狈地溜走。大力士马发的名声,由此开始在苏州大震。

从这以后,苏州阊门外码头的船只,只要见到有崇明船驶来,都不敢再和他们作对,都不敢再对他们刁难,而是乖乖地退避不争。也从那时开始,苏州城里的人和那些外来的船户,都把阊门外那里的码头称作为崇明码头。崇明土布的贩运,在苏州城里终于有了固定的泊驻地。

马发因之成名后,为人更是谨慎,绝不在船民中间惹是生非,安安稳稳地过着他的平民生活。最终在其七十多岁时,因年迈气衰而去世。

 

2019年03月07日

浅谈群众文艺创作与全民艺术普及
让初心、匠心、决心、爱心、信心浸润青春堡镇

上一篇

下一篇

名震苏州的大力士马发

添加时间:

群文活动